反馈

权少,宠我我超乖! 正文: 第379章 她的婚姻在殷勤18岁时就结束了

作者:恩很宅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19-10-10 02:09:33 下载:权少,宠我我超乖!TXT下载

  慕辞典被判刑的新闻,在锦城传得沸沸扬扬。

  似乎所有人都很意外慕辞典会以防卫过当的罪名,被关押三年六个月,所有人都以为,慕辞典是正当防卫,是为了辛早早正当防卫杀了人,而没有人能料到,那个被救的人,却一口咬定他过当杀人的行为。

  有人在新闻下评论说,女人狠起来,真的没有男人什么事儿!

  从辛早早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慕辞典再怎么心狠,还是放不下辛早早,辛早早说放下,就彻底放下了!

  辛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辛早早坐在办公椅上,就这么淡漠的看着新闻。

  看着所有的评论。

  看着有人说她心狠。

  看着看着。

  她把手机放下了。

  她起身走向落地窗,看着窗外一览无遗的锦城。

  董事长办公室的朝向自然是最好的。

  辛早早那一刻站在那里,有一种俯瞰一切,觉得整个锦城都在自己的脚下。

  她站了好一会儿。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辛早早开口道,“进来。”

  慕辞典以前的秘书,有些小心翼翼的走进来。

  “董事长,我是吴晴,以前楚总经理的秘书。”吴晴自我介绍,似乎是怕辛早早不认识她。

  辛早早几乎认识辛氏集团总公司的所有人,何况曾经慕辞典身边的人。

  她说,“有事儿?”

  “嗯。这是楚总经理让我交给你的。”吴晴走向辛早早,把一个U盘拿给辛早早。

  辛早早眼眸看着那个黑色的U盘,半响都没有伸手。

  吴晴有些尴尬。

  她解释说,“这是慕总经理在一周前打电话让我交给你的,他说他以后不会再来集团了,让我把他办公室里面的这个黑色U盘在今天给你。”

  所以,慕辞典是早就料到自己坐牢坐定了吗?!

  她喉咙微动。

  那一刻依然没有结果U盘。

  吴晴有些无措,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那一刻,辛早早突然又拿过去了。

  吴晴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还说什么了?”辛早早问。

  眼眸依然看着落地窗外,整个人看上去很平静。

  吴晴说,“慕总经理什么都没有说了,只让我把东西交给你。”

  辛早早微点了点头。

  “那我回去上班了。”吴晴恭敬的说道。

  “你跟着慕辞典很多年了吗?”辛早早主动问道。

  吴晴一直都觉得董事长对她是有敌意的,因为董事长对总经理有敌意,而她当时是总经理身边离得最近的人,自然,董事长也会把她视为眼中钉,所以很多时候她都很规矩的避开董事长的视线的。

  这一刻被辛早早突然问话,内心稍微有些紧张。

  她回答,“跟了将近5年。”

  “所以你应该知道他的很多事情。”辛早早说。

  “额,算是吧。”吴晴硬着头皮点头。

  “你平心而论,他算是一个好的领导者吗?”

  吴晴愣怔。

  她没想到董事长会突然让她评价慕总经理。

  但是那一刻,她却非常想要告诉董事长,她有些激动地说道,“没有谁比他更称职。以前集团的所有事情都是总经理在做,不管大事儿小事儿,以前董事长你父亲只需要看一眼点个头就行了,慕总经理很多时候都在加班,马不停蹄的工作,非常忘我,在整个集团我都没有看到比总经理更敬业的人。”

  “是吗?”辛早早淡淡的问了一句。

  “是的。”吴晴肯定无比,“总经理给集团创造了很多奇迹,拿下了很多在以前集团根本就不可能拿下来的项目。董事长,或许你觉得总经理拉拢了集团很多重要岗位的人,他居心叵测,你其实不知道,一大半以上的人都是他们自己愿意跟随总经理做事情,他们主动巴结而来的。”

  辛早早没有说话。

  吴晴这一刻却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一般,“总经理以前在集团的时候,为了一个项目可以陪客户喝到死。你应该知道总经理的胃病很严重,其实都是工作熬出来的,常常加班不能准时吃饭,常常空腹和客户喝酒,吐得撕心裂肺,我看到这好几次慕总经理在陪完客户吃完饭之后,直接去医院输水的。”

  辛早早眼眸看着前方。

  她突然想起慕辞典喝到吐血的场景。

  吴晴又说道,那一刻看着董事的背影,鼓起勇气说道,“其实总经理对你真的很好。”

  辛早早眼眸微动。

  “我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也看了一些你们的新闻,也觉得慕总经理以前真的很渣,但是我想他可能是后悔的。或许你觉得慕总经理对你做的一切都是装的,但事实上我看得出来,他不是的。我记得有一次慕总经理为了给你汇报一个项目,专程让我去后勤给他找了所有颜色的文件夹,然后挑选了一个粉色给你汇报,我猜想你应该看都没有看。”

  “还有,那次的裁员事故,慕总经理明知道你在让他背锅他却什么都没说,还帮你演了下去。关键不只是那些想要巴结慕总经理的同事,还有那些和慕总经理一起打过江山的同事,所有人都觉得他忘恩负义!裁员这件事情对他而言,真的不只是失去民心,我想他内心应该很难受很煎熬,毕竟那些陪他一起奋斗死心塌地跟着他的那些人最后都变得这么的恨他!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可能你从来没有发现过,在你转身的时候,慕总经理经常看着你的背影发呆,而在你回头的那一刻,他却要拼命地去伪装自己的情绪。对了,我还看到过你的照片,在慕总经理的电脑里,那一次也是总经理让我在他电脑上找一份文件,我打开电脑密码就看到一张你还很小的照片,可能是总经理走得太急没来得及关掉。那张照片放在了一个命名为《morning》的文件里面,藏得很深,我想如果不是他的一个失误,没有人会知道他的电脑里面隐藏了一张你的照片。而那个时候董事长你都还没有来集团上班,所以我猜想,总经理应该喜欢你很久了。”

  辛早早似乎不想听了。

  她说,“你说得太多了。我不过只是想要知道,他对待集团的一个态度。”

  吴晴咬了咬唇瓣。

  果然外界对董事长的评价很中肯。

  这女人真狠。

  她今天说的,她自己都感动了,而当事人却就是可以这么无动于衷。

  她其实真的很为慕总经理可惜。

  她虽然经历的领导不多,但她觉得,这辈子没有任何领导可以超越慕总经理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那我出去了。”可毕竟,她在集团只是一个小喽啰,她能够把这些话都说出来,已经很满足了。

  憋在心里这么久,总算轻松了。

  “有兴趣留在我身边吗?”辛早早突然问。

  吴晴以为自己听错了。

  刚刚董事长说什么来着?

  跟在她身边?

  什么意思?!

  辛早早转身面对着吴晴,“既然慕辞典工作能力这么强,我想她秘书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有没有兴趣回来继续做秘书,我的秘书。”

  WHAT?!

  这是火星撞地球了吗?!

  董事长不是极其排斥慕总经理,不是极度防备他吗?

  她现在还让慕总经理身边的人这么来靠近她,靠近她这么近的距离?!

  “不愿意?”辛早早问。

  “不,不是。”吴晴连忙说道,“我是很愿意,但是……”

  “担心我对你另有所图?或者是趁机报复慕辞典身边的人?”

  吴晴不说话。

  辛早早笑了一下,“放心,慕辞典都进去了,聪明的人都知道该跟着谁做事情,我相信你也不笨。而让你跟在我身边确实是有我的原因,我想从你身上知道,慕辞典以前怎么工作的,是怎么拿下那么多大项目的,是怎么让公司那么多人死心塌地的跟随他。”

  吴晴看着董事长。

  所以那一秒她以为董事长心软了,以为董事长因为对慕总经理的一丝内疚所以才会这么突然重用慕总经理身边的人,果然是她想多了。

  她说,“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考虑好了来找我。”

  “不用考虑了,我我愿意跟在总经理身边。”吴晴连忙说道。

  毕竟。

  这么好一个职业岗位,她丢了也会肉痛。

  何况她确实秘书科班出身,还是做自己的老本行更得心应手。

  “我会通知人力把你的工作调过来,随后会发文通知,你交接一下工作,本周五来报道。”

  “是。”

  “出去吧。”

  “谢谢董事长。”

  辛早早只是点了点头。

  吴晴离开。

  房门被关了过去。

  辛早早看着门口的方向有些发呆。

  缓缓。

  她看着手上的U盘。

  她想,慕辞典都进去了,应该不会都是病毒。

  但那一刻,她却还是选择了用另外的电脑。

  她起身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走进了慕辞典的办公室。

  她来过。

  但似乎从来没有留意过。

  虽若慕辞典一个多月都没有来集团上班,但因为没有聘任新的总经理,所以这里一直空着。

  清洁阿姨应该每天都有清扫,看上去一点灰尘都没有。

  她坐在慕辞典的办公椅上,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

  辛早早看着电脑屏保密码,想了想,输入了一串数字。

  慕辞典的生日。

  不对。

  汪荃的生日,不对。

  吴千媛的生日,不对。

  辛早早犹豫了一下,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不对。

  那一刻,莫名还松了一口气。

  她想,她估计打不开这个慕辞典的电脑了,捉摸着让公司的信息技术部直接来重置了,那一刻却突然灵光一闪。

  她输入“morning”!

  解锁成功。

  辛早早喉咙微动。

  慕辞典的桌面呈现在她面前。

  她把U盘插进了慕辞典的电脑里面。

  她点开。

  U盘两个文件夹。

  第一个文件《辛氏集团内部员工基础信息》、第二个文件《辛氏集团所有客户重要信息》。

  辛早早先打开了第二个。

  打开之后,很多个文件,每个文件里面都是一个重要客户单位所有信息,包括合作项目,很详细的合作内容,包括重要关键人联系人的所有信息,除了重要人的职责外,连他的兴趣爱好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辛早早随便点开了几个文件夹。

  那一刻辛早早是真的相信了,慕辞典能够完全掌控辛氏集团,真的不是运气,真的不是靠耍了什么阴谋手段,大抵,真的是因为他够努力。

  她已经不想去看其他文件了。

  她很清楚,这个U盘里面的东西对她而言真的太重要了,或许她需要花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的时间才可能全部掌握完全的东西,她现在只需要花几个小时就可以享有。

  她紧咬着唇瓣。

  她没心软。

  她当作这是那些年,那些年她在慕辞典身上遭遇的所有,应该得到的回报。

  她取下U盘,确定了U盘内容后,她准备离开。

  那一刻放在鼠标上的手指又顿了顿。

  她想了想,在电脑里面输入了“morning”。

  一个文件夹弹出来。

  她点开。

  点开,里面就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中,是她十岁的时候。

  她记得很清楚。

  那天他父亲让了专业摄影师到家里给他们拍全家福。

  即使那些全家福的照片,有她的没有一张放在别墅里。

  而慕辞典电脑里面这张照片,她却从来没有看到过。

  是偷拍吧。

  因为她的眼神并没有看镜头,而是看着另外一个方向在笑,脸蛋红扑扑的,笑容很甜。

  她甚至还很清楚,那个笑容是为了什么。

  那个时候,她的视线看着的是慕辞典。

  慕辞典正在拍单人照。

  他太严肃了,摄影师怎么都逗不笑他。

  所以,她在努力想要逗慕辞典笑。

  曾经……

  真的是不想回忆的曾经。

  她喉咙微动。

  起身准备离开那一刻。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后勤的一个工作人员看着里面有人,吓了一大跳,“对不起董事长,我不知道你在里面,我,我是来整理慕总经理的东西的,我收到通知说……那个你要是忙,我就一会儿再来收拾。”

  “为什么要收拾这里的东西?”辛早早突然问。

  “因为说是慕总经理不会回来了,所以就让我们把慕总经理的东西收拾起来,把办公室腾出来。是综合部那边通知我们后勤部处理的。”后勤员工连忙问道,“董事长是觉得不需要收拾吗?”

  “不是。”辛早早冷漠道,“我只是提醒你,收拾干净点,这里的东西,什么都不要剩下。”

  “额,是。”后勤员工点头。

  “这台电脑,让信息部的员工把电脑里面的所有内容全部彻底清空了。”辛早早指了指面前的电脑,吩咐。

  “是。”

  辛早早起身离开。

  有些东西,该清除的,就要彻底清除。

  ……

  锦城第一医院。

  路小狼是第三天才能下地的。

  因为腿上有枪伤,所以医生让她在剖腹产手术后,多躺了一天。

  路小狼躺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其实不是一个这么能躺得了的人。

  而她真的很想看看她儿子。

  她从床上下地。

  因为在床上睡了三天,刚起床的那一刻,真的头重脚轻到差点晕了过去。

  她之前看季白心在她床边坐着起来差点晕过去的时候他还觉得季白心太弱鸡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人真的会有很弱的时候。

  她小心翼翼的在床边站了好一会儿。

  腹部的伤口疼痛和腿部的枪口疼痛,都痛,但都是可以忍受的痛。

  她一点一点挪动步伐。

  殷勤在旁边陪着她,从路小狼从床上坐起来那一刻,就想去扶她而路小狼都拒绝了。

  她的理由是,她可以。

  就是可以。

  殷勤也知道路小狼在有些方面挺倔的。

  特别是,体格方面,绝对不会承认了自己的不行。

  她走得很慢。

  大概也知道自己身体状况不佳。

  医生说第一天下地,走个十来米就可以了,不能走太远。

  但是路小狼走出去后,就没想过要回来似的,越走越远。

  殷勤大步跑过去,“路小狼,医生说不能走太远了,该回去了。”

  路小狼摇头。

  殷勤皱眉看着她。

  “我先去看看我儿子。”路小狼说。

  殷勤那一刻,心口痛了一下。

  在路小狼生下孩子的第二天,他母亲给他说了孩子的所有情况,他和他母亲也一起去见了他儿子的主治医生,医生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告诉了他,当时他心里真的很难受,他从没想过,他会这么害了他儿子,而当他看到他儿子,那么小那么小一个人在保温箱的时候,忍不住泪崩了。

  他在他母亲肩膀上哭得撕心裂肺。

  他一直不期待的孩子,真的一刻也没有期待过,甚至一想到是被路小狼蹂躏然后才有的孩子,半点好感都没有,但看到那小小身体第一眼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受不了了,他甚至很想把他好好的抱在怀抱里,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他,全部都给他。

  “儿子在保温箱里面好好的,你想把自己养好了再去看他。”

  “我很好了。”

  “路小狼你就听点话行不行?”殷勤有些冒火,“你知道你现在身体情况吗?你知道你是输了别人的血才活过来的吗?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不要这么我行我素。”

  路小狼咬着唇瓣。

  她想,她可能又给殷勤带来麻烦了。

  殷勤看着路小狼的样子,心里就是有些不忍。

  他承认他很内疚。

  对路小狼,对他儿子,他觉得他这辈子要是死了,也是被雷劈死的,老天爷都觉得他活着是祸害。

  他说,“先回病房。”

  路小狼点头。

  殷勤很自然的去扶她。

  路小狼动了动手臂。

  殷勤的手将在半空中。

  路小狼一步一步往病房回去。

  殷勤就这么看着路小狼的身影。

  这个女人分明很壮的,很高很壮的……

  他喉咙微动,跟上了路小狼脚步。

  路小狼回到病床上。

  殷勤给她盖上被子。

  因为已经通过气了,路小狼可以吃点软乎乎的营养餐了。

  殷勤问她,“你要吃点东西吗?我妈送了些乌鱼汤过来,说可以帮助伤口恢复。我给你吃一点。”

  “不想吃。”路小狼回答。

  “小狼……”

  “我真的没饿。”

  殷勤也没有再强迫她。

  有些安静的病房。

  路小狼眼眸就一直看着窗外的方向,殷勤就默默的坐在她的旁边。

  两个人现在很少说话。

  殷勤以前话挺多的,这次对路小狼,准确说,从路小狼怀了他孩子后,他就不爱和她说话了。

  路小狼也习惯了。

  也不知道多久。

  病房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护士走进来,说道,“产妇有奶了吗?”

  奶?!

  路小狼看着护士。

  殷勤也似乎才想起,生了孩子是会产奶的。

  “我看看。”护士直接过去,解开了路小狼身上病号服。

  路小狼也很淡定。

  反而是殷勤那一刻有些不好意思。

  他直接转了身。

  护士看了看路小狼的奶水,说道,“看上去有点了,你觉得涨吗?”

  “好像有一点。”路小狼回答。

  “因为宝宝不在,我现在去给你拿一个电动吸奶器出来,电动吸奶器可以帮助把奶水吸出来,否则堵奶了就不好了。到时候宝宝出来后你还能给他喂奶。”

  “嗯。”路小狼点头。

  护士就离开了。

  殷勤看护士离开了,就转身。

  转身看着路小狼就这么躺在那里……

  殷勤整个人都不好了。

  路小狼都是当妈的人了,能不能矜持点。

  他又转身,对着路小狼说道,“你把衣服扣好。”

  路小狼点头看了看,她说,“护士说一会儿拿电动吸奶器帮我吸奶,到时候儿子可以吃的。”

  “路小狼,你是女孩子,不管任何时候也要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体,要是现在闯进来一个什么人……”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病房外突然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殷勤几乎是在听到声音的那一秒,猛地一下冲到了路小狼的面前,把路小狼紧紧的挡住。

  路小狼看着他。

  殷勤猛地把被子拿过去给路小狼盖上,转头看着穿着制服的两个警察。

  警察看着殷勤的模样也有些莫名其妙。

  殷勤对着路小狼说道,“把衣服扣好。”

  那一刻还不放心的把医院的帘子都拉了过去,确定外面的人什么都看不到了,他才起身走过去。

  警察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说道,“殷先生,我们来就是告诉你们一声,当时和路小狼搏斗的5个绑匪,均因伤势过重而死了。”

  “什么?!”殷勤声音很大,有些不想的看着警察。

  “我们也很遗憾。”警察惋惜的说道,“但医院传来消息,五个绑匪均在今天凌晨相继去世。”

  殷勤爆了一句粗口。

  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活下来!

  肯定是有人恶意动了手脚。

  稍微冷静下来也知道这起绑架事故不简单,而自然很想要了解清楚,所以他后来主动报了警,让警察审查绑匪是不是受他们唆使,然而今天居然告诉他,五个人都死了!

  五个人都死了,还能调查个屁啊!

  “现在五个人都死了,我们需要给路小狼录一下口供,包括你还有季白心。”警察说,“虽然案件很明显是路小狼的正当防卫,但一下死了五个人还是引起了局里领导的重视,所以需要对案件再次了解,鉴于路小狼现在特殊情况我们也不会把她带去警局询问情况,不过到时候可能会走一个私下的法律程序,等路小狼好一点了,我会通知你们。”

  殷勤点了点头。

  “到时候你们最好请一个律师。有些法律上的条款律师更清楚,不要无心触碰到了,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这还用请律师吗?这么显而易见的正当防卫,莫非你们警察还认定我们故意杀人了?”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能够证实路小狼是正当防卫。我只是好意提醒你们请一个好一点的律师,否则像近段时间慕辞典杀人案的判决,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什么杀人案?”殷勤皱眉,“你说慕辞典的杀人案上庭了?”

  “你不知道吗?”

  “我这几天都在陪路小狼我连手机都没看过。”殷勤有些激动。

  “哦,慕辞典被判刑三年六个月。”

  “卧槽!辛早早这女人真是狠啊!”殷勤真的是很无语的说道。

  警察看着殷勤。

  殷勤稳重了些,“好,我知道,到时候你提前通知我一声,我绝对不会找给慕辞典打官司的律师的。”

  警察被殷勤逗得笑了一下。

  瞬间恢复严肃,“现在我需要给路小狼录口供。”

  “她现在可能不太方便。”殷勤是看到护士已经拿着电动吸奶器去了病房,“要不,我先带你去季白心的病房,可以先问她。这个事故从头到尾她都在,知道的会更多。”

  “谢谢。”警察感谢。

  殷勤就带着警察去了季白心的房间。

  病房中就剩下路小狼一个人,被护士各种折腾。

  原来吸奶这么不舒服。

  路小狼忍耐着。

  护士也弄出了一身汗水,终究都没有吸多少出来。

  护士说,“刚来就是会很少,而且这几天也是你的一个生理期涨奶,所以会有点不舒服,过了就好了。如果实在太涨,你就按照我刚刚教你的,吸出来就好。”

  “好。”路小狼点头。

  “对了你丈夫呢?”护士左右看了看,没看到殷勤。

  “我没有丈夫。”

  “孩子的爸。”护士改口。

  也知道这对夫妻还没结婚。

  路小狼摇头。

  “哎,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护士有些无语的说道。

  本来路小狼有点堵奶了,还想让孩子爸爸帮帮忙,看来是无望了。

  与此。

  覃可芹又提了一些清淡的汤来看路小狼。

  身后,殷彬也来了。

  虽然和覃可芹总是刻意的保持着距离。

  就好像。

  他根本不想和覃可芹靠得太近的既视感。

  覃可芹一走进病房就在找殷勤,她脸色也不好,“殷勤去哪里了?”

  “不知道。”路小狼回答。

  “就是,孩子爸刚刚还在,现在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现在宝妈好不容易有点奶了,但不是很畅通,我用吸奶器帮她吸过了还是没有吸完,我本来说要是宝爸在还能帮帮忙的。”护士也有些不爽的说道。

  覃可芹听护士这么一说,脸色更难看了。

  反倒是殷彬有些诧异,“女人生孩子,出奶什么的,男人能帮什么忙?”

  “先生你是单身吗?”护士怼。

  “……”殷彬脸色微沉,“你哪只眼睛看我是单身了?!”

  “我说你不是单身可惜了。”护士讽刺,“否则你老婆就憋屈了。”

  殷彬气大,“你这个小护士!”

  胆大包天,竟敢说这种话!

  护士却也不在意殷彬的脾气,甚至还带着教育的口吻,“女人生孩子,对女人的创伤是非常大的!男人不要觉得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情,事实上男人的事情更多。女人在生了孩子后,激素会瞬间下降,严重的会直接导致产后抑郁。男人在这个时候,不仅应该照顾自己妻子的身体更应该关心她的情绪。还不仅仅只是如此,除了对自己妻子的关怀,还要第一时间学会照顾好孩子。女人在刚生完孩子是不可能带孩子的!而男人如果在女人这么关键的时刻都不陪在身边,男人还是个男人吗?!”

  殷彬被面前的护士说得哑口无言。

  按照护士的意思,他好像就不是男人。

  当年生下殷勤的时候,正是他和覃可芹矛盾最大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也拉不下面子去主动靠近覃可芹,毕竟是覃可芹自己搬出他们房间的!何况自己也确实做了他自己都看不起的事情,他又不愿意去主动给覃可芹承认自己的错误,心里总是清高的,心里还是总觉得当年覃可芹是破坏他和林夕梦的第三者,所以他不愿意向覃可芹低头。

  这就直接导致,覃可芹在医院生孩子的时候,他没在她身边。

  准确说,他根本不知道覃可芹在医院生孩子,那一周没见到覃可芹,他还以为她回娘家了。

  鬼知道一周后再次见到覃可芹,陪着覃可芹一起回来的月嫂手上,就多了一个小屁孩。

  而后那个小屁孩殷勤就一直跟着覃可芹一个房间,还有月嫂一起照顾着。

  他几乎都没怎么看到过几眼。

  小时候抱殷勤的次数也是少得可怜。

  仔细想想,他都记不起来殷勤是怎么长大的?!

  好像突然之间就长大到,可以气死他的地步。

  “反正,等孩子爸回来了,给他说一声,如果吸奶器一会儿还是效果不理想,他就帮一下忙。如果宝宝在,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护士说着,嘀嘀咕咕道,“有时候真觉得,男人还没婴儿靠得住。”

  说着离开了。

  殷彬怎么都觉得自己今天好在都在无辜中枪。

  这几天他班都没去上,天天也是医院家里医院家里两点一线的来回。

  不是陪着覃可芹看路小狼,就是陪着覃可芹去看他们的孙子。

  好吧。

  他主要是为了陪覃可芹。

  但也帮了不上忙。

  孙子有什么状况,都是他第一个去拿结果第一个去问医生情况,然后再告诉覃可芹,覃可芹是真的害了,怕听到孙子任何不好的消息。

  还好这三天的检查下来,孩子在往好的方向发育。

  他这么用心良苦的为这个家里面支撑着,却没有得到半点好,还被一个小护士搞得心情很不爽。

  覃可芹现在心情也很不好。

  殷勤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

  估计这辈子季白心就真的成了他永远都迈不过去的坎了!

  她到底怎么生的,生了这么一个“情种”出来!

  她恨不得塞回去重新来!

  覃可芹忍了又忍的调整了情绪,她显得很温柔,“小狼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我刚刚下床走路了。”路小狼回答。

  “怎么样?痛不痛?”

  “不痛。”其实是,可以忍受的痛。

  覃可芹虽然不是剖腹产下的殷勤。

  想象当初,真的是生了一天一夜差点难产在产房里面,终于把殷勤给生了出来。

  现在回想当时一直生不出来殷勤所以脑门是不是被夹坏了,生下来后这么少根筋!

  “涨奶怎么样?”覃可芹问。

  “有点不舒服,总觉得紧紧的。”

  “一定不要一直这么涨下去,堵了就可真的有你好受了。”

  “嗯?”

  “当年我就没有及时开奶!那个时候殷勤懒得要死,根本就不愿意吃我的奶,月嫂也没现在这么专业,所以就堵奶了。那个滋味……我这么形容吧,女人生产的疼痛级别是十级,而涨奶比生孩子还痛一级。我当时还因为涨奶高烧不退,在医院差点送抢救室抢救了,后来硬生生的让催乳师给挤出来的……那种滋味,至今难忘。”覃可芹现在说起,都是阵阵发寒的感觉。

  路小狼看着她,“有这么恐怖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路小狼点头。

  她很容易相信别人。

  特别是,她认定的人。

  而在一边的殷彬也这么默默的听着。

  听着,他从来都不知道的事情。

  他在想,那个时候覃可芹一个人,一个人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过他?

  而她要是多关心她一点,也不会把她离开的一周误认为她回去了娘家。

  也可能不会错过了……殷勤的出生。

  不会错过了,女人最需要陪伴的时期!

  他不发一言。

  听着覃可芹一直和路小狼的聊天。

  听到她很温柔的对路小狼说道,“所以要是真的涨凶了就要说出来,别忍着知道吗?”

  “嗯。”

  “还有,你刚刚吸出来的初乳呢?”

  “只有一点点。”

  “一点点也是很好的,比黄金还好,所有的抗体都在里面。”覃可芹解释道,“我就是考虑到现在宝宝不能直接吃,我专门拿了母乳储存袋拿回去冻在冷冻室里面,等宝宝能吃了拿出来给她吃。”

  “哦。”路小狼点头。

  她什么都不懂,而她觉得覃可芹真的什么都懂,所以她什么都听她的。

  她就这么看着覃可芹把那一点点黄色的初乳装好,写上了日期。

  覃可芹看着日期那一刻,眼眶突然有些红。

  路小狼看着她。

  覃可芹稳定了一下情绪,“我在想,母爱真的很伟大。”

  当年。

  她真的想和殷彬离婚。

  当她看到她和林夕梦从酒店里面出来那一刻,不管她当时什么情绪还有什么感情,她都清楚,她和殷彬绝对不会有未来了。

  她成长的环境自身的教育,接受不了婚姻里面的道德背叛。

  而她在生下殷勤后,看着殷勤一脸无辜的样子,她妥协了。

  妥协着没有主动提离婚,继续和殷彬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她想,她能尽量给殷彬的,至少让他能够在有父母的环境下长大。

  直到……殷勤成年为止。

  所以她的离婚协议书,在她这边,殷勤18岁的时候,就成立了!

  ------题外话------

  好嘞。

  明天见。

  喜欢的亲们,记得多给宅一些支持。

  爱你们哦!

  (* ̄3)(ε ̄*)

  话说时不时的抽个风来个半夜更新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